4006-010-315


湖南一出纳偷盖印章挪用千万公款买彩票 一审获刑十年半

 二维码 1
作者:潘华来源:华声新闻网址:http://hunan.voc.com.cn/article/201805/201805110916126213.html

挪千万公款买彩票一审获刑十年半


他说,自己是为了患病的女儿,为了改善家庭生活

5月10日,长沙市芙蓉区法院,犯罪嫌疑人倪向军因挪 用公款受审。 图/记者陈正

5月10日,长沙市芙蓉区法院,犯罪嫌疑人倪向军因挪 用公款受审。 图/记者陈正

从2012年到2018年2月1日,湖南某单位的出纳挪用1500余万元公款买彩票。


他说,自己是为了患病的女儿,为了改善家庭生活。不过,公诉人说,家人并不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情,更反对他买彩票,挪用的公款多是满足买彩票的欲望,很少给女儿看病。


经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一审判决,倪向军获刑10年6个月。


“最重要的时候我都不能陪在她们身边。”倪向军嘴唇颤抖,忍不住落泪。对于妻子和患病的女儿,他满是歉意。


5月10日上午,倪向军站在长沙市芙蓉区法院的被告席上,承认了自己挪用公款1500余万元,且大部分用于买彩票的犯罪事实。经判决,倪向军犯挪用公款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责令退赔尚未归还的1200余万元。


“我不后悔接触彩票,但我后悔自己的行为给家庭和单位造成了伤害。”倪向军说,尽管走到这一步,他还是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


希望靠买彩票暴富改善生活


倪向军今年47岁,自2008年10月起,他一直在某省直单位担任出纳,负责单位财务方面的工作,每年收入5万余元。


2005年,倪向军开始接触彩票,当时他买的数额还不大。同年,他的大女儿被医院确诊为自闭症。“全家都靠我的收入生活,女儿每月所需的康复训练费就要3千多元,还要在康复学校附近租房照顾,这就至少需要5千元。”


祸不单行,2007年,大女儿又被检查出癫痫和先天性智力残疾。2010年,倪向军的小女儿出生后,加剧了家庭的经济负担。“想到我之前买彩票中过一点,就萌生了通过买彩票改善家庭生活的想法。”


倪向军的彩票越买越多,“幸运之神”却很少眷顾他。2012年,工资已不能满足他买彩票的需求了,倪向军开始打起单位公款的主意。“买彩票是个滚雪球的行为,今天没中那明天就要多花点钱,这样中的奖才能把前面花的钱都还上。”倪向军说。


为什么不直接将挪用的钱给小孩治病?倪向军称:“如果直接挪用钱给孩子治病和改善生活,那就是占有,属于贪污行为。”他认为挪钱买彩票不是。


偷盖印章“驾轻就熟”


芙蓉区检察院起诉书显示,2012年至今年2月1日,倪向军利用职务之便,从其保管的某省直单位停薪留职待岗人员工资存折等账户多次直接支取现金,偷盖法定代表人印章开具现金支票提取现金,偷盖法定代表人印章开具转账支票将公款转至其本人或其妻子的账户,然后用这些钱买彩票牟利,少部分用于个人和家庭生活开支。为掩盖事实,倪向军伪造了一枚银行印章,不定期伪造银行现金对账单并加盖上述伪造的印章,交单位财务科会计作账。“我趁财务科长不在办公室时,或者晚上偷偷盖章。最开始我们是在一个大办公室办公,搬了新办公室后,钥匙都是通用的,财务科长平时把印章锁在抽屉里,但钥匙插在抽屉上。”倪向军说。对于偷盖印章,他已驾轻就熟。


经审计,倪向军共挪用公款15001971.33元。其间,倪向军陆续还了一些钱到单位账户,截至案发,尚有12044038.83元未退还。归还的钱中有一部分是倪向军中的奖。2015年7月,他买彩票中了260万元,还掉挪用的公款后剩下4000多元。从此,他坚信自己能中更大的奖。对于这一切,倪向军的妻子毫不知情。


公诉机关建议对其不适用减轻处罚


起诉书显示,今年2月1日下午,倪向军见事情败露,外逃至岳阳市。同日,倪向军所在单位向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东湖派出所报案。2月2日,倪向军在亲友规劝下,同意回长沙投案,民警在从岳阳开往长沙的大巴上将其抓获。


“2016年后,倪向军差不多每天都在买彩票,完全出于一种赌徒的心理。他的女儿、妻子都不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家人也明确反对他买彩票,逼着他下跪写保证书,但他仍然一意孤行,钱全部用于买彩票,很少用于给女儿治病。”芙蓉区检察院公诉人说。同时,公诉人建议,对倪向军不适用减轻处罚,只适用从轻处罚。


法院审理认为,倪向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1500余万元用于盈利性活动和个人使用,尚有1200余万元未归还,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倪向军经亲友规劝在投案过程中被抓获,应当认定为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认罪认罚,系自首,应当予以从轻处罚,倪向军挪用公款中的少部分已归还,可酌情进行从轻处罚。倪向军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责令退赔所挪用的公款。


对话


最放心不下妻子


“意识到这件事已无法隐瞒后,我去了父亲的坟上,想看看父亲,他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倪向军说,当时他并不是想逃跑,“只是觉得无法面对,想清醒一下。当时,我整晚都在和亲友、妻子聊微信,真想逃,肯定不会和他们联系的。”


倪向军说,从父亲坟前回来,他又买了一次彩票。“还是想试一下,把钱还上,弥补自己的错误。”


采访时,倪向军的眼中一直噙着泪水,多次试图平静自己的情绪。“对家人更多的是对不起,我希望他们能过得好,争取早日出来承担自己的责任。妻子她一个人边打工边带两个孩子,大女儿还患有疾病,很不容易,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倪向军说。

知你所想

知你所想

副标题